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69小说网 > 玄幻 > 从武学专用版作弊器开始 > 第一八七章 亲,挑战套餐有需要的吗?(二合一)

最新网址:

江尚扯了扯破了的袖口,一脸不忿,就好像这会被打趴的人是他一样。

秦朗则是浑身上下无一不痛。

刚才那一下,他可以肯定自己起码断了三根肋骨,外加体内气血冲击下,内腑也受到损伤。

这等伤势,除非他愿意花费一笔足以让他肉疼的功勋点,向营中兑换疗伤的珍贵灵丹。

否则按照正常的疗养过程,没有两个月的静养时间,他根本恢复不到全盛状态。

这两个月意味着他不能动武,不能练功,要像一个七八十岁的老头子一样每天躺着看夕阳。

对于训练营内区的学员来说。

两个月是一桩重要任务,是一场久违的突破,是第一名和第十名的区别。

最为关键的还有他和梅姑娘的赌约。

他败了。

他不仅丢掉了人生中足够珍贵的两个月,还丢掉了自己心爱的姑娘。

时间可以用功勋点来买单。

但他的感情怎么办?

秦朗双手撑地,竟又颤颤巍巍站了起来。

“我还没有败!”

“再来!”

他吐出一口血沫,胸口明明已经凹陷一块,但他的气势就好像即将爆发的火山,一触即发。

江尚见秦朗这副要与他拼命的架势,皱了皱眉道:

“我不就是想让你赔我一件衣服吗?”

“这个不用拼命的吧?”

“再说是你让我出全力的,别搞得我好像对不起你一样。”

秦朗勃发的气势不由一滞。

但他知道自己这口气不能泄下。

泄了,他可能无法站起来第二次。

“我知道,但我有不能被打败的理由!”

秦朗默运功法。

他的脸上泛起一抹不正常的晕红,体内原本被打断的肋骨也是咔嚓一声,被蛮力强行归位。

搅乱的经脉,躁动的体内真气,也在这股蛮力下强行归于平静。

作为内区学员,哪个手里没有一手爆发的压箱底手段。

秦朗自我检讨,觉得刚才之所以败了一招。

是因为他轻敌了。

他没有预料到江尚的横练体质竟是如此强大,可以正面抵挡他的风刃。

加上对黑煞功的轻视,让他很多招式没用出来,就被打破了风之化身,揪出了真身。

如果再给他一次机会,他不会再败!

江尚不由咋舌道:“不用这么拼吧?”

“你这么一搞,后面起码又得多躺一个月,何苦呢?”

秦朗冷哼道:“废话少说,再来过!”

“风亟!”

不待江尚说话,他已然化身狂风。

江尚挠了挠头,叹了一口气,心里暗道。

“明明只是一笔生意,你突然搞得这么悲壮和热血,弄得我差点不好意思追加套餐了。”

不过该赚的银子不能少。

他可没忘记自己来这里的目的——搞钱,还是搞钱!

他的身形也骤然消失。

下一刻。

就见半空之中,两道狂风龙卷,一黑一白,相互交错,竟发出阵阵金铁交鸣之声。

他的黑煞追魂步虽然是长途奔袭之术,但熔炼成黑煞真功之后,又有五百年功力打底,高屋建瓴下,粗略模仿出秦朗的风亟招式,却是不难的。

当然,两者看似一样,但内核完全不同。

秦朗是通过精妙的武学招式,特定的真气运行路线,从而化身为风。

而江尚这种,纯粹是大力转圈圈。

但在外人看来,却不是这样。

他们只看见江尚不过交手一招,竟就将秦朗的招式学了个七七八八,都是瞳孔一缩,面露惊叹之色。

此刻秦朗和江尚的交手早已引来了不少不速之客,多是内区学员,也有教官和住宅区的工作人员。

黑白龙卷交错之间,江尚看似随意的一伸手,他就抓住了秦朗的胳膊。

不顾秦朗见了鬼的脸色,他嗖的一下,整个人挤入了白色龙卷之中。

就见原本两条还算泾渭分明的龙卷瞬间交错在一起,体型骤然飙升,颜色也成了黑白相间。

还能依稀可见两道人影在龙卷之中快速交手。

观战的人都跟着屏气凝神。

都开始贴身肉搏了,看来就要决出胜负了。

实则是这个样子的。

秦朗面如死灰,手脚并用,朝着周围虚空胡乱出招。

而江尚好似阴魂不散的厉鬼在他身后不断出现,耳边还传来一阵阵魔性洗脑的声音。

“亲,挑战套餐有需要的吗?

不要十万八千八,也不要八万八千八,只要六万六千六,胜利套餐拿回家。

现在选择胜利方案,还有胜利姿势可供挑选。

我可以站着输,躺下输,吐血输,大力输,没有我做不到,只有你想不到。”

到这个时候,秦朗哪里还不明白。

他从头到尾就是个小丑。

江尚的实力完全足以碾压他。

刚才他的确是大意了,可江尚就出全力了吗?

梅姑娘的梅花易数果然还是一如既往的神准。

可为什么就不能不准一次?

你就那么讨厌我吗?

秦朗心中不由生出几分对梅姑娘的怨气,但这份怨气来得快,去的也快。

因为梅姑娘从来没有做过对不起他的事情,也从来没有对他表达过任何一丝暧昧的信息。

从始至终,都是他一厢情愿罢了。

所以……

就这样结束吧。

秦朗的心神一松,外界的风渐渐消散,整个人都散发出一种佛系的光芒。

那架势仿佛在说:我不抵抗了,有本事你就打死我吧。

江尚神感强大,自然感受到了秦朗身上那股自暴自弃的情绪。

他不由暗暗检讨。

第一次做销售,业务不熟,有些用力过猛,搞得孩子都快绝望了。

哎,都怪自己太强。

他明明都收了九成力,而且也没超过大宗师的界限呀。

不过秦朗想投降,江尚可不答应。

江尚一把抓住秦朗,两人又开始了原地转圈圈。

外界消散了一圈的龙卷竟再度凶猛起来,掀飞一块块地板。

周围的房屋都荡漾起一层层金色的涟漪,发出嗡嗡的撞击声。

那是龙卷风的余波打在阵法上的声音。

而龙卷中心,江尚死死抓住秦朗,不让他松开。

“你不能认输!”

“打不过难道还不能让我认输?这里哪里的道理?”

秦朗人都快气笑了,他倒也硬气,冷声道:“还是说你想怎么侮辱我,想来就来吧。”

“技不如人,我无话可说。”

江尚眼见客户变仇人,心里比他还着急。

他连忙苦口婆心劝道:

“你想想你和那姑娘打的赌,你要是输了,你以后就再也见不到她了。

你愿意吗?难道你想放弃你心爱的姑娘?”

想起梅姑娘,秦朗神情更加落寞。

“不愿意又如何,不放弃又如何?”

“她由始至终都不喜欢我,只是我不肯接受现实而已。”

“即便今天没有你,下一次她一样会找到别的理由来拒绝我。”

“我秦朗也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难道非得我卑躬屈膝,做那惹人生厌的跟屁虫不成?”

“所以要么你现在放开我,要么你就打死我!”

江尚咬了咬牙,怒骂道:

“就遇到这么一件小小挫折就要放弃,你真的喜欢她吗?还是说她其实对你来说根本不重要?

真正喜欢一个人,就算是天涯海角的距离也无法阻拦,就算是海枯石烂的时光也无法断绝。

你不过就是败了一场,你就想要放弃吗?!”

“你还是不是个男人?!”

秦朗被骂得满脸燥红,他闷声气道:

“不放弃又怎么样?我又打不过你!”

“我是个男人!也正因为我是个男人,所以我不能违背我的承诺!”

“我输了,我就要离开她!”

“谁说你输了?!”

江尚的模样比他还生气。

秦朗突然顿了一下,看着面对着他,脸色极为认真的江尚,眼角泪水突然就不争气地流了下来。

“你都把我打出这模样了,你还说我没输?”

“到底怎么样才算输?真要打死我才算吗?”

江尚:“……”

看这模样,如果再向他推荐挑战套餐的话,他会不会当场羞愤自杀,觉得自己在侮辱他?

嗯,有这个可能。

于是江尚稍许卡顿,便接下话头。

“咳咳,那个,其实我刚才的话可不是开玩笑。”

“什么?”

秦朗还没反应过来,就见到江尚突然双手抓住他的两只手,然后猛地向他自己胸膛打去。

嘭!

一声令人牙酸的闷响声。

秦朗就看到江尚发出极为浮夸的“啊”的一声,人就撞出了龙卷,然后空中转体七百二,直接滚落倒地。

一路碾碎了十二块地板才卸去了冲击力。

风散云淡。

秦朗神情呆滞地从半空落下,又看着江尚“艰难”地从地上爬了起来,咳出好几大口血。

接着就见江尚一脸敬佩地朝他拱手道:

“好功夫!”

“虽然你险胜我半招,但你也接近油尽灯枯,再打下去未免伤了和气。

我们便算平手如何?”

秦朗没有说话。

剧情发展太快,他脑子还有点乱。

江尚向前几步,声音突然低沉下来。

“难道阁下一定要与我决出生死不成?”

秦朗身子猛地一颤,像是想起了什么不好的回忆,连忙大声道:

“平手!”

“我们就是平手!”

“够了够了,再多戏就有点过了。”

秦朗耳边传来江尚有些恨铁不成钢的传音。

这是一种简单的束声成线的手段,可以用来短距离隔空传音,和武圣的千里传音是两码事。

秦朗到现在都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

明明一场光明正大的战斗,怎么就突然变假赛了?

他想大声反驳。

他要继续战斗。

可是想到江尚恐怖的实力,想到与梅姑娘的赌约。

他又沉默下来。

真不是他想打假赛。

可来真的,他真的会被打死的啊!

江尚见秦朗如此配合,也是暗自点头。

孺子可教也。

于是他接着传音道:

“记得把之前的一万两结清,我也是赚点辛苦钱,很不容易的。”

秦朗此刻已经收敛了所以情绪,只是默默点头。

他看着那边被王大少搀扶着,慢悠悠踱步走出核心住区的江尚,竟生不出多少怨愤之情。

明明他被打得这么惨。

可要不是江尚最后给他留了几分情面,怕是今天过后,他秦朗的名字就要被整个训练营嘲笑大半年了。

大家都会记得有个为了争风吃醋的傻逼,被人打成了软脚虾,三个月没下来床。

“一万两嘛……”

秦朗想着之前战斗中都不忘向他推销的江尚,嘴角不由上翘几分。

他之前以为那是攻心之计,是江尚对他的嘲弄,想要他因此分心。

现在看来,或许他是真的想推销。

他也根本不在乎输赢,更想要银子。

真是个怪人。

不过,也很有趣。

可以做个朋友。

只不过等到他目光一转,看向屋顶上面无表情的梅姑娘,不知怎么的,就有点想哭。

如果他没看错的话,梅姑娘的目光根本没有看他,而是在追随着向外走去的江尚。

王八蛋!

抢我女人,这辈子都没可能做朋友!

秦朗胸口一闷。

下一刻,就有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

“秦朗,恶意损坏街区,这部分的损失明天会有专人统计,账单从你下月补贴扣除。”

秦朗转头看去,就见一个神色威严,穿着黑色教官制服的中年男子缓缓从街头走来。

明明脚步很慢,但几步间就到了他的面前。

中年男子抬头向四周道:

“都很闲吗?”

“试炼场不见你们踪影,跑到这儿来看戏。”

闻言,四周学员也不害怕,反倒嬉笑起来。

“郑总教,我昨天才刚回来,你可别污蔑我啊。”

“就是就是,整天训练做任务,现在可是休息时间。”

“郑总教,刚才和秦朗交手的那人是谁,长得好帅啊,我好喜欢!”

“郑总教,我要举报,鱼无颜又犯花痴了!”

“滚,庄迪,想要老娘把你当初跟我告白的事情详细跟大家说说吗?”

“别!姑奶奶,我错了!”

“哈哈哈!”

众人笑骂几句,全都散去。

不过他们都记住了刚才和秦朗决斗的那个新人学员,准备回去好好查查。

毕竟能和秦朗交手不败,已经超过了他们大部分人。

秦朗则是一脸丧气。

“郑总教,我都被打出这样了,你还要我赔钱?”

中年男子名为郑前程,是内区训练营的副总教官,实力为练神返虚的先天大宗师。

刚才一战,也唯独他看得最为清楚。

秦朗可谓是被全面碾压,那身横练筋骨,连他都要惊叹。

也不知道年纪轻轻,又长得那么秀气,是怎么修炼出这样一副强横筋骨来。

除了一句天赋异禀,他也没有其他好的的解释。

他瞥了一眼秦朗,讥讽道:

“不是你主动向别人挑战的吗?”

“连对手实力都没搞清楚,你就敢随便乱咋呼,要是在外面敢这么大意,迟早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那不是这里有您老人家托底嘛。”

“在训练营里,我就是最安全的。”

突然,秦朗语气一滞,好似十天十夜没有睡觉的疲倦感就袭上心头。

他的秘术到时间了。

“郑总教,我身上疼。”

“疼死活该!逆元术是随便能用的?”

郑前程恨铁不成钢道,不过还是手掌一翻,出现一枚雪白的丹药,接着手指一弹,就进入秦朗口中。

他也修炼《风雷神诀》,算是秦朗的半个师父。

否则小辈之间的战斗,只要不搞出人命,他根本不会关注。

秦朗吞下丹药,一股清凉就抚平了他体内灼烧一般的痛感。

他嘿嘿一笑,不在意郑总教的讥讽。

打是亲骂是爱,要郑总教不管他才叫惨。

他问道:“郑总教,刚才那叫江尚的家伙,你觉得他实力怎么样?”

郑前程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摇头道:

“我有些看不透,但绝对很强,除了他的横练之体之外,我总觉得他还有什么隐藏。

不过就凭他的横练之体,你除非将《雷神诀》也修炼圆满,否则连破他防都做不到。

风神极速,雷神极恶!

好好努力吧。

对了,他是通过夏侯镇魔使免试推荐入营的学员,今年才十九岁!”

作为新入营的学员,江尚的所有资料早就摆上了训练营中各位大佬的桌子上。

江尚觉得训练营对新人不靠谱。

但其实早就不知道多少双眼睛已经盯上了他。

“什么?!”

秦朗一脸震撼。

才十九岁?!

他这二十多年都是活到狗身上去了吗?

7017k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