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69小说网 > 玄幻 > 邪王要入赘 > 118、流言

邪王要入赘 118、流言

作者:黑发安妮 分类:玄幻 更新时间:2021-09-15 00:41:17 来源:棉花糖

最新网址:

心底那最后一抹惆怅被抹除后,桃夭再次欢欢喜喜的张罗起回家的准备,甚至为了以防万一再遇上糟心事儿破坏她的好心情,她放弃了自己出门采购礼物和当地特产的念头,而是直接让人请来了总兵夫人和抚顺夫人,让她们帮着介绍和推荐商家。

总兵夫人和抚顺夫人虽然还能从自家老爷的嘴里问出桃夭的真实身份,但瞅着他们在元以升面前帖耳俯首的态度,又看到元以升在桃夭和元辰小心翼翼的模样,心里早就有了个实底。面对桃夭的询问时,她们别说摆贵夫人的架子了,不仅态度谦卑、善解人意,还知无不言,问一答十。

哪怕问到她们不知的状况,她们马上立即派人去寻懂行的人,在最短的时候里,尽一切的努力做到最好,安排得最完美,让桃夭舒舒服服的达成心愿。

有了这两条地头蛇引路,桃夭人坐在花园子里,足不出门,每天只要等着各家店铺的掌柜将她想的东西,或者她可能想要的东西,送到花园子里来由她挑选就行。

不得不说,总兵夫人和抚顺夫人办事妥当,那些老板掌柜也都是人精,一两天的功夫,大概就摸到了她的喜好,之后送进来的东西不仅是她想到的,甚至连一些她没想到的,一见到后就非常喜欢的东西也都送了过来。

最让她惊讶的,还有不少的店家、小贩将自己店里的配方,以及自己家传的食谱都送到了她面前。

“这些是怎么回事?”桃夭板着脸,看着两位夫人。

配方食谱是一家店的根本,是一个家族的传承,若是逼不得已,谁愿意将这样的东西送人。

她虽然喜欢,也愿意学,但是……元辰在外头的名声已经很不好听了,她可不愿意再在上头抹上两把黑。

抚顺夫人忙起身赔笑:“丹夫人,这与我们真的无关,是他们自己愿意的。”

总兵夫人也附合:“您若不信,可以派人去问。”

问……问就能问出来的吗?

桃夭心里憋着一股气,也不与她们争辩,对厅里伺候的婆子道:“拿回去吧,我不要。”

婆子拿着东西出去了,没一会儿外头就传来了哭求她收下的请求声,一个个喊得她若不收,他们马上就要被拽出去砍头似的。

桃夭:“……”

这是架到火上了。

总得给人一条活路。

她想了想,派人拿着方子去估了个实价,然后她再加上一些,把所有的都买了下来。

听着外头的千恩万谢,桃夭心里还有些不是滋味,感觉她抢了别人的饭碗一般,甚至都不客气的端茶,送走了两位夫人。

她们一走,桃夭就放下了茶碗:“从明儿起,我谁也不见。”

瞅着她阴沉的脸色,玄丽小心翼翼地道:“王妃,您不必在意这事的。”见桃夭疑惑地看向她,她大大方方地道:“那些吃食虽然有些新奇,有些特色,但大户人家是瞧不上的,也就无法赚到大钱,最多就是一家温饱,卖给您反而能得到他们三代也未必能赚到的钱财,说到底,他们是赚了的。”

桃夭诧异不已:“按你这么说,他们反而是愿意的?”

见桃夭还有不解,玄丽将话说得更直白:“哪怕是那种能传家的秘方,今儿卖给您,还给得个高价;不卖给您,谁知道明儿被谁拿着白菜价强买了去,或者闹个家破人亡的。何况您也没说他们不准再用那方子做生意,哪怕您拿着方子回玄都开店,也影响不到他们的生意,这里外里的他们哪里会亏?”

桃夭:“……”

所以,他们都赚,倒是她想不透。

好吧,她一个出身于普通底层的人,对于权势强势的理解还是不够的。

晚上换了里衣,准备睡觉的时,她想到这事儿,冲着元辰不阴不阳地道:“怪不得人人都想成为人上人,原来有权有势就可以为所欲为!”

元辰的态度倒是平静和坦然:“若权势不能带来好处,谁愿意去搏?”

“可是,也不能欺负人。”桃夭梗着脖子与他争。

“汉人有句话,叫王侯将相宁有种乎,不就说得明明白白的吗?当初各族把我们一族关在那苦寒之渊,就该想到我们回来之后,他们要面临什么。我们九成的族民死去,可不是他们一句恩怨两消就可以抹平的,何况,我们还没杀他们九成的族人,还让他们能安居乐业,怎么算欺负人?”

桃夭呆呆地看着他,不知道该怎么接他这话了。

顺着,不甘,反驳,寻不到理。

何况,她不过是睡前无事,随口跟他叨叨两句闲话而已,哪用他来上岗上线的?

看着桃夭整个人傻了,元辰揉了一下她的头,又冷冷地道:“况且那前人栽树后人乘凉,不是天经地义的事吗?虽然现在我们族人拥有更多的资源,但也不是不给他们活路,只要他们自己愿意奋斗,也是能有出头机会的,死死地拽着那些恩怨不放,嘴里带念着仇恨,祖上不努力,自己不上进,那怪得了谁,活该代代挨苦受欺。”

“可是……”桃夭觉着怪怪的,努力的想要寻找到他话里的不对之处。

元辰突然就问:“我现在手上的权势地位以及钱财,在我去世之后,不留给小乐儿和你我其它的子女,反而要分给其它不相关的人,让小乐儿他们受苦挨穷,你乐意吗?”

“你敢!”桃夭差点没跳起来。

子承父业,才是天经地义,哪有让旁人沾便宜的理儿。

“就是这个理。”元辰冰冷的结束了这个话题。

桃夭:“……”

跟他聊天,真是聊不下去了。

他就不能顺着她的闲话,附和着说上两句吗,哪怕不应,随便“嗯嗯”“啊啊”她也接受啊。

她气得伸手往住元辰腰间的一抓,下了大力气也没能捏起一块皮肉,这男人一身倒底是什么打造的,这么硬!

恶从胆边起,她壮着胆子将魔手伸向元辰的耳朵,狠准快地拽住后,毫不犹豫的狠拧了一把,才得意地道:“你有权有势又如何,有理又如何,难道不知道有句话叫,唯女子和小人难养吗?”

元辰眼睛一眯,桃夭吓得立即松了手,马上扯着被子将自己整个人蒙住,“不说了,睡觉睡觉……”

虽然知道他不会跟自己翻脸,但若真惹得他起了三分火,最后吃亏的一定是她。就她这豆腐渣般的身子,是绝对是抗不住他的反击的。

那几家药材店的掌柜说找到了她说的那几味可以做调料的药材,说明儿送过来,她还想下床去验货,可不想在这个节骨眼上招惹他。

看着桃夭卷成球缩在床角,元辰只是瞥了一眼,无声的叹了口气,默默的将屋里的灯火弹灭,只留下墙角那一粒散着幽光的夜明珠照明,才扯下床帘,在她身边躺下。

次日,桃夭如愿亲自挑选了药材。桃夭不仅从中看到了许多她以前拿来当野菜和普通调料的药材,还看到了许多她从没见识过的。

不得不说,这些掌柜的还真精明,送来的除了是滋补的上好药材后,一些可以用来食补的,也不常见的,或者只有当地才有的过来,他们甚至还很体贴的将这些药材的药效,用法用量都明白写了出来,好供桃夭挑选。

她大手一挥,直接都收了下来,并且还给那些掌柜的下了明年的订,让他们每收到一定的量,就交给总兵运往玄城。

各家掌柜看她如同看灵晶般,一个个笑得是嘴都咧到了耳朵根,一个跟着来送货的小伙计得到了打赏的银角了了,还嘴快的还道:“夫人真是好人,哪像外头传的那么坏。”

厅里,一下子就寂静了下来,那小伙计知道说错了话,膝盖一软跪在地上就不停的磕头:“夫人饶命,饶命啊。”

桃夭怔了一下,倒是平静了下来,“外头传我什么了?”这些日子她可是严令禁止传外头传消息进来的,省得坏了她的好心情。

不过,现在听到了,她那也不再自欺欺人,总是要问个明白的。

小伙计还是一个劲的磕头,玄丽脚尖踩在他的肩头上,禁止他再磕下去:“夫人问话,还不快答。”

小伙计栗栗发抖,哪里还说得出来,他家掌柜的见势不好,只得硬着头皮道:“外头传言,夫人嫁得贵富,就不顾嫡亲外祖一家的生死……”

外祖家,柳家?

这是柳家放的消息了?

他们为何不直接挑明元辰和自己的身份,是他们还不知道元辰是九王,还是……他们觉着不是时候?

也是,若是真把事情扬开来,让人得知柳家出了个邪王妃,柳家不仅是要面临千夫所指的骂名,还有可能承受那些反曜组织的报复的。

柳家若不是傻到底,应该会咬死不承认与她的关系的。

桃夭轻笑了两声:“就这些?”

掌柜的忙道:“真的就这,不信夫人可以派人出去打听。”

桃夭看向玄丽,虽然她命令不准提,但该知道的玄丽必定是知道的。玄丽冲她点点头,“是这样的。”

看着玄丽干脆的模样,桃夭知道她必定还有什么没说,挥手道:“好了,让他们离开。”

各家药店的掌柜带着自家伙计,几乎是逃一般的走了,甚至好几个连银票都没拿,还是被玄丽叫住,才跑转回来取走的。

没了外人,玄丽替桃夭添了杯热茶:“您别在意。”

“我不在意的。”桃夭是真的坦然:“我是曜人,不是吗?那些什么旧国规矩,与我何干。”

这句话,她说得坦坦荡荡,也从没像现在这样确定过。

虽然她的身体里流着两种血液,但她无法同时讨好两头,总是要做一个明白的选择的。何况眼下并不是她选的,而是他们逼着她选的,只是这个结果,她心甘情愿,并且甘之以殆。

玄丽点头应道:“正是这个理儿。”她知道怎么做了。

当天,外头茶馆里还有人偷偷摸摸谈论总兵府里的贵客丹夫人冷血不认外祖家的事,就听到旁边有人道:“我听说那丹夫人是曜女。”

茶馆一下子静了。

半晌之后才有人道:“真的?”

那人道:“我的表嫂的弟妹的小弟的二侄女就在总兵府里喂马,他说的当然是真的。哎,你们就算不信我说的,总看到过总兵对那贾二公子的态度吧,那可真是客客气气。想啊,连总兵都要低头,贾二公子不是曜人是什么人,丹夫人是他的长辈,肯定也是曜人,曜族和他族又不通婚的。”

哪怕那丹夫人是混血子,嫁于曜人后,不也是曜族人吗?

不,混血子哪怕不嫁于曜人,他们也是不会承认与自己同源同脉的。

可若……这般,丹夫人不认外祖家,那不是理所当然吗?

他们骂得再厉害,骂得再凶,丹夫人会在意?

不,只会激怒丹夫人,让他们知道官府的板子有多狠!

刚刚还聊得热火朝天的茶馆众人一下子都神色讪讪了,没有了议论的意思了。

从柳家跑出来,暂时住在一家破旧的小客栈里的柳四妹和柳七弟,出去买烧饼的时候,发现他们发出来的传言一下子就没有人再提了。

“怎么回事?”柳四妹急得跳脚,胸口处更是闷得生硬。

一连五天毒发,每次她都以为自己要死了,每次毒性发过之后,她就想尽了法子往外逃。

开始,外头有人守着,她逃不出去;后来,她明显感觉到身体越来越差,别说翻墙了,连多跑几步都要喘不过气来,更别提翻墙了。还好,外头守着的人好像走了,他们的身体里的毒也没再发,那条已经快到胳膊肘的黑线也跟出现时一般莫时的消失了。

祖父拿出家里仅剩的银钱请了大夫,大夫说他们身体里的毒已经解了,只是他们的身体都亏损得厉害,若没有好药滋养,怕是恢复不到之前了。

可是,好药滋补,说得容易,柳家的家底十之存一,家里又有十几口人,哪里供得起。

她当时就提出,这场祸事是桃夭引来的,应该由桃夭出钱给他们买药,何况桃夭现在成了王妃,有的是钱。

当场,祖父就翻了脸,说她若再不知好歹,就从家里滚出去。

乐文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